堂姐和我

一直想亲口对你说一句:好久不见。关于你的事情我记得已经不是很多了,但有那么些事情还是依旧深深埋在我心里。

应该算是 2005 年的超级女生吧。那一年,通过你我认识到李宇春,那一年我还是在上小学,你、我、堂弟一起看超级女生,那时我一直以为李宇春是男的,感觉不符合超级女生这个电视台的本意,后面长大了才知道李宇春是个女生,算是小时候的笑话吧。这一年,我看到了你的开心和喜悦,我特别记得当李宇春唱《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》时,你轻声应和着,这一年我们一起看完了这一届的超级女声。这时的你应该是在读高中,花季的年龄,花季的心,每年寒假暑假回来给我和堂弟带吃的。

应该是高考后吧,看到和你在 QQ 上对话的人说:“张韶涵的《隐形翅膀》应该能表达你此刻的心情吧”,我想那个时候的你应该经历了高考的失意,这是我见你唯一一次记得的失落吧,那些天,你一直和某人聊天着,我还记得最后大伯用 5 万块把你送到了百色学院学画画专业。我快毕业的时候张韶涵推出《有形的翅膀》歌曲,每当我在大学迷惘的时候,就打开听听。

春节一起看电影,这个时间已经不记得了,暂且放在大学后吧。有人说童年的春节是美好的,但我也仅有这一年的春节算童年中最快乐的春节。你、我、堂弟一起在除夕这天通宵看完了《生化危机》三部曲、《变形金刚》。那个晚上我们有说有笑,还有一大袋零食,当初一半夜的炮仗响起的时候,我们才安然入睡。

离别,那应该是你大学毕业后吧。你好像说要去远方工作了,以后估计就少回家了,就约我、堂弟一起到楼顶拍照,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秋天,黄昏在那时我眼里没有那么伤感,也许是因为那时的我不懂什么叫离别,最后拍完照你说我表情严肃,那时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也许从小我就是一副严肃的样子。之后你走了,从那以后见你的面很少,甚至在你哥结婚那天,你也没有回来。

你的男朋友,我依稀记得那是我读高中的日子吧。这一年奶奶突然得重病倒下,因考虑到奶奶可能随时离世,那时在镇上没有预备好安葬的地方,所以就搬回老家。我在大年初一回到老家,我看到了你的男朋友,那时我上去叫你男朋友的时候,他还在休息,叫醒后,我和堂弟就跑下来。后面你男朋友给了我们两个大红包。你男朋友口音是北方人,很高大,只因见过一面,第二天我就回到镇上了,所以我就没有很清楚的记得。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,我和你见面的时候估计也只有春节前与后,但由于我开始读大学了,归家的时间更少了,很少见到。

从小到大,我记得你唯一一次骂我的是在我看着你玩电脑,我觉得你所玩的游戏不好看,你就跟我说,不喜欢看就滚一边去,我当时害怕极了。

你介绍我们玩了几个游戏我还依稀记得,第一个泡泡堂,当时觉得很有意思。第二个是 QQ堂 吧。第三个应该就是惊天动地了,当时我还记得帮你打怪升级,练级技能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你已经在浙江有了自己的事业、家庭,我还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,问了你一句:你现在是否稳重?现在想想其实很可笑,也许这就是长大吧,有很多东西只有你经历了才懂得,很形象的说法是:你无法给予初中生大学生或成人般的情感与想法,书虽说是提高你认识的利器,但是没经历过,你无法去感受那份沉甸甸的感觉,失败、成功、失恋、分别与爱。

最可笑的是,高二开始,我的手机里面居然连你的手机号码、微信号、QQ 号都没有。QQ 添加过很多次,可是没有得到回复,也许是你在忙吧,很忙很忙吧。我也知道你在浙江不容易,所以就不便于打扰了。

恍然想想十几年的时光,就这样简单过去了,来到浙江前,我甚至忘记了你所长的样子,你的声音也像你的脸一样模糊不清,时间真的是有意思的东西,会让你的记忆淡去。

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去浙江见见你,只因自己太懒,这一面没得见到。

暑假这段时间里,得知你回桂平,我既开心,却又有点怕见面,也许是因为好久没见,产生一种心怯了。

而今天看到你,我很开心,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活泼,但多了点身为人母的情感,也多了一份责任。想着你这一路走来,在事业、爱情上的抉择,经历的悲伤和快乐。你不再是那个豆蔻年华,而我也不再是那个年轻的模样。想想自己也要大学毕业了,走上社会的道路,大学入门时期待着快点进入社会,而现在却对进入社会是有那么些许担心,但又有那么些许期待,你我的人生前路似乎都没有引路人,都似乎在努力的挣扎着。

好久不见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我们之间的话语很少,问问我在哪儿工作,什么时候去上班,尬聊吧。

没几天,你又要去杭州义乌工作了。

我们就这样淡淡的见面,淡淡的分别,没有产生一丝火花,一切都那么平淡。

再见,姐姐。 姐姐,再见。

All content under CC BY-NC-ND 4.0